井冈山市

井冈山准新娘与男友踩踏事故中被挤散 阴阳两隔


人群渐多时,周家明拉紧女友李娜的手准备离开,但终被冲开。周家明的双脚被涌动的人群挤离地面时,他和女友仅一步之遥。约10分钟后,人群渐散,周找到了趴在地上的李娜。李娜死于#上海外滩踩踏事故#。他俩来自江西吉安井冈山市。

  2015年1月1日,当新年钟声敲响后,很多年轻人的手机里都蹦出了祝福信息,而很多手机的主人,正经历着一场创痛。这一夜,本应五光十色、充满欢乐。最终却是"悲伤一夜"。在如潮水般失控人流的拥挤下,36个年轻的生命离去。

  一个多方印证的事实是,当晚此地的安保力量明显少于往年。

  安保力量减少,是因为连续举办三届外滩免费灯光秀的取消。多道安保力量也随之“卸下”,但谁都没想到,人流依然如故。

  周家明的双脚被涌动的人群挤离地面时,他和女友李娜仅一步之遥。

  约十分钟后,人群逐渐散去,周找到了趴在地上的李娜。这位往日爱说爱笑的姑娘已奄奄一息。

  李娜死于上海外滩踩踏事件。他俩来自江西井冈山市。

  周家明还在努力回想,2014年最后一夜的最后一小时,在上海最繁华的外滩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他并不知道,和女友期待的“免费灯光秀”并不像往年在外滩举办,他也不知道少于往年的警力,根本无法控制从四面八方会来的人群。

  消失的灯光秀

  中山东一路上,大批游客会集,人群中,黄先生甚至很难抽出手摆弄相机。

  黄浦江面上映衬着外滩建筑群亮起的光芒。

  2014年的最后一天,深夜,炫彩的灯光中,周家明和女友李娜站在外滩陈毅广场上准备迎接2015年的到来。

  他俩都是江西人,在上海打工多年,由于两人的工厂不在一起,因此两人约定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一起来江边观看4D灯光秀。

  李娜是个活泼好动的姑娘,为人大方爽朗,喜欢热闹,她喜欢上海,觉得新年嘛,在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与男友一起见证,是件浪漫的事。

  2014年12月31日过了23点,外滩人潮涌动,怕被冲散,周家明始终拉着李娜的手。

  这对小情侣牵手穿行在外滩拥挤的人群和炫目的灯光中时,游客黄先生正站在铜质的陈毅雕像下拍照。他说,镜头里的人们有说有笑,大家指点着和平饭店一侧林立的高楼。往年,和平饭店一侧的楼体会成为4D灯光展的幕墙。新年来临的那一刻,工作人员会把4D灯光打在楼体上。

  “整栋建筑都会变得五光十色。”黄先生说,建筑的模样也会随着灯光的调整而变化,有种魔幻感。

  时间进入23时20分,身处陈毅广场的黄先生开始感到有些不对。蜿蜒的中山东一路上,有大批游客会集过来,人群中,他甚至很难抽出手摆弄相机。

  周家明也有点担心了,他和女友商量着离开。

  “怕到新年倒数的时候,人会更多。”说这话时,周家明拉着女友的手更紧了。

  他们没能从客流中脱离出来,甚至只能按一个方向走,有些身不由己了。

  “你们快点挤”

  一瞬间,周家明就被挤得失去了重心,面向台阶护栏的他,被拥挤的人群架空了双脚。

  10分钟后,一股强大的力量让这对情侣的手分开。

  周家明放开女友手臂的地点,在陈毅雕像向南约50米处的阶梯通道上。

  这是一段将陈毅广场和观景平台相连的台阶,上海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,楼梯共计17级台阶,宽约五米,总高约两米。

  让周放手的力量是不断涌上通道和想从观景平台下去的人流。

  用上海市公安局官员事后总结的话说,人群发生了异常,在这个通道上,“想进进不去,想出出不来,人流对冲。”

  一句话预示着可能会出事,有亲历者回忆,事发前曾有人呼喊:“你们快点挤,我们这里视野可好了!”

  “也不知怎么的,就感觉上面的人突然都压了下来。”周家明说,事发时,两人正走到台阶处,人群自上而下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压向他们,自己和女友被人群挤散。一瞬间,周家明就被挤得失去了重心,面向台阶护栏的他,随后被拥挤的人群架空了双脚,顺势斜着身体悬空着被推到了通道底部,倒在地上,丝毫动弹不得。

  周家明觉得是台阶护栏的摩擦力救了他一命,“观景平台上其他没站稳的人都是顺势往下摔的,然后挤压在一起。”

  大约四五分钟后,人群稍有松动,他勉强站起来,因为和护栏摩擦,他的左侧大腿划伤了一片。

  21岁的周家明意识到女友遇到危险了,自己尚且如此,何况一个弱女子。

  他喊李娜的名字,但当时各种哭喊和尖叫声,很快把他的喊声淹没,更不用谈听见女友的声音。

  这时地上倒下的人已经有一大片,周家明俯身一个个地找,找了足足十分钟,他才看到伏在地上的女朋友。

  他抱起她,大声喊着她的名字。“我怎么喊,她都不应”。

  无法解决的危机

  “人太多了”,后来发展到“想出去疏导都推不开车门。”武警小李说。

  周家明和李娜打算离开观景台时,和平饭店附近的武警巡逻车里,四名年轻武警也发现了广场上的异常。

  小李是一名瘦高的年轻战士,昨日他回忆,他们距事发地不超过200米,但23时20分过后,他的视野越来越窄。“我对面十米左右的车都看不见。”

  “人太多了”,后来发展到“想出去疏导都推不开车门。”小李说。

  车上另一位武警说,今年武警在事发现场投入的人力少于往年,原因是往年这里都会有跨年的4D灯光秀,不过今年取消了。

  “往年会封路,今年没有,只采取了限流措施。”

  几乎在武警发现情况不对的同时,观景平台下“外滩风景区综合管理与应急指挥室”的一位警官也感觉到了危机。他面前的近十块显示屏上,往常深灰色的柏油马路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黑压压的人头。

  他说,见到这一情况后,值班人员随即向上级机关汇报,得到的答复是:立即出警采取“强行分流”。

  昨日,上海公安局的一位警官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,事发前警方已采取了措施,借以稳定躁动的人群。这位警官说的措施之一,便是分流,依照警方的设想,分流时他们会将两个警察编成一组,挤进人群,展开强行疏导。

  游客黄先生目睹了警方的分流行动。他说:“根本没用,警察也走不动路,他叫喊着不要挤,但很快被人群中发出的巨大嘈杂声淹没。

  昨日,上海警方承认,当天人流密集,23时30分发现客流异常增多时,民警未能及时进入核心区域。由于是采取强行进入的方式,所用时间比正常时间要多。

  黄浦公安分局指挥处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蔡立新说:“整个事件从我们发现这种情况到把人流分散开来,开展救护工作,大约是5到8分钟。”

  警察赶来时,抱着女友的周家明曾试图把女友送上陆续赶来的救护车,不过他很快发现救护车根本不够。

  最终他把女友抱上一辆私家车,又因座位不够,再次跟女友分散。

  心碎的救援

  一位年轻的女士抓住救援者的手,她试图说话,但已不能发声,嘴张了几下,暗红色的血流了出来。

  周家明和女友分散开的那一刻,大批的救护人员正从上海各区赶来。

  回忆起现场,一位参加救援的人员几度哽咽。他说,他们赶到现场时,地上七七八八地躺着伤者,伤者周围有大滩的呕吐物,四处散落着鞋子、手机和眼镜。

  一位年轻女士抓住救援者的手希望得到帮助,她试图说话,但已不能发声,嘴张了几下,暗红色的血就流了出来。

  李医生前晚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当值,一晚上的收治让这位医生筋疲力尽。

  据其介绍,昨日零点07分左右,接到预警电话,急诊部门随即进入战备状态,零点15分左右第一批伤员就送到了,“急诊室立刻就忙翻了,医院原本休息的多位医生、护士都被临时征召。”

 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次共接收了28位伤员,“全是挤压伤,伤者都比较年轻,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。”医生想交流,但伤者不少已无法开口。

  李医生说,尽管全力救治,还是有15位伤者死亡。剩余的伤者中,5名重伤者经过心脏复苏手术,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,但其中两名特重伤者,目前生命体征尚不稳定。

  周家明再次找到女友是凌晨一点,在上海长征医院。

  他抓着医生问,医护人员忙于急救,死伤者的身份信息并不清楚。没办法,只能等。

  记不起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是第几次问,但等来的第一个确切消息是:李娜已确认死亡。

  周家明想去看女朋友一眼,但因为不是直系亲属,医院仅提供了照片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周家明就呆呆地站在医院。

  他和李娜来自井冈山,他们曾经是同学,一起在上海打工,他们想在这座城市扎根。去年年初两人订婚,按照计划,再过一个多月的春节,两人就完婚了。

  消失的四道防线

  灯光秀取消了,作为现场安保的管理方,也部分“卸下”了往年高规格、多层级的安保预案和力量。

  昨日午后,李娜的家人陆续赶到上海,李娜的母亲抱着女儿那件白色羽绒服,从白天一直哭到夜里。

  周家明很努力地去想,究竟是怎么发生的,又是怎么结束的,他想不明白。

 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,外滩灯光秀是上海跨年迎新的一个经典节目,至今已连续举办3届,已成为每年跨年时上海人气最为火爆之地,正是因为高负载的人流压力,负责安保的警方不堪重负,周边居民也多有怨言。

  所谓灯光秀,是上海市旅游局等单位主办,举办方以外滩金融广场、浦发银行大楼、海关大楼等外滩老建筑群的墙面为投影载体,以影像结合视觉特效,呈现的一场极为炫目的灯光表演。

  一位知情者介绍,上海警方曾多次提议取消灯光秀,以缓解外滩的交通压力。今年,这一提议终于被采纳,2015年迎新跨年灯光秀被转移到附近的外滩源小规模举办,而且需要凭票入场。

  为此,在年前,上海相关部门还曾多次在公共媒体上公告,说今年的外滩灯光秀取消,现在来看,这些公告的传播力有限。

  据悉,以往每年外滩灯光秀举行时,现场人数都是在30万人次左右,而昨晚的上海外滩人数只多不少。

  可是,作为现场安保的管理方,也部分“卸下”了往年高规格、多层级的安保预案和警力。

  首先是交通,外滩附近的交通管制取消。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此前每年上海外滩跨年灯光秀举行时,外滩附近的中山东一路、北京东路、四川中路等周边区域的路段禁止一切车辆通行,黄浦江东金线轮渡双向停航,黄浦江人行观光隧道关闭。

  输送人流最大的地铁方面,此前,毗邻外滩的地铁2号线、10号线的南京东路站都是封站,但今年该站不封站,致各方人流源源不断。

  其次是安保力量,新京报记者多方查证,今年布置在外滩的安保力量明显少于往年,这与灯光秀取消有直接关系。上一届外滩灯光秀举办时,公安部门投入警力达6000人左右。

  据外滩风景管理办公室一人士介绍,往年跨年时,游客与观景台之间需要经过四道“关口”,这些关口由安保力量组成,以警察、武警、协警为主要力量,他们以外滩为中心,往外扩散,控制人流。

  这位人士介绍,核心的观景台区域,只有持证的摄影记者等少部分人士才能进入,一般人士最多也就能到与陈毅广场相邻的中山东一路上。换言之,陈毅广场以及观景台的人流应该始终在掌控之中,不似昨日现场人流攒动,完全失控。

  聚集人流最多的便是陈毅广场。

  抵达广场后,大部分人流会经广场两侧的17级台阶,登上二层观景台,著名的东方明珠就在正前方,两者中间便是波光粼粼的黄浦江。此地因为视野开阔,是往年观看灯光秀的最佳位置,也是昨晚涌动人流最终的目的地。

  期待看到灯光秀的人们拥挤在此处,等来的却是一场灾难。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inggangshanzx.com/jgssxs/19.html


当前时间: